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New小說 > 古典架空 > 戀愛腦女配被彈幕劇透後 > 戀愛腦女配被彈幕劇透後第1章  第1章

戀愛腦女配被彈幕劇透後 戀愛腦女配被彈幕劇透後第1章  第1章

作者:燕驚雙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9-21 15:36:30 來源:hnxinkai

冬日豔陽,照著銀裝素裹的杭州府。

路上行人收攏著衣袖,身著破舊棉衣的哆嗦孩童看著街邊攤位蒸籠上冒著熱氣兒的包子忍不住吞嚥了下口水。

可在杭州府地段最為金貴的龍井街儘頭,一座白牆黑瓦的清雅庭院裡,一盤盛著熱氣兒的包子,正放在一隻吐著舌頭戴著金鈴鐺的大黃狗跟前。

旁邊站著幾個灰衣打扮的下人和一個管家打扮的中年人。

“仔細些,今日宴席對咱們寧府極為重要,來往賓客也皆為貴客,早些時候,賓客們的忌口不也同你們交代了嗎?燕大小姐吃不得羊肉,怎還做這羊肉包子呢?”寧府的大管家冷著一張臉同下人們道。

下人們瑟縮了下脖子,互看兩眼,其中一人搓手上前,小心道:“張管家,這羊肉包子是少爺特彆吩咐做的,說是就做一盤。”

張管家像是意識到什麼,眉眼微眯,過了會,他淡淡道:“今日一切以燕大小姐喜好為主,少爺的話,暫且放放。”

張管家穿過遊廊花園,走進嵌了火牆的設宴廳,仿若從冬步入春。

餘光瞄到坐在靠近主座最近的右首座上的品茗女子。

設宴廳內暖如春日,品茗女子卸下白錦狐裘,露出內裡的紫衣勁裝,身段窈窕,麵貌卻隻是平凡,穿得像個會武之人,品茗的動作卻頗有大家風範,但周身氣息冷硬,看著有些沉默寡言。

張管家再一側目,目光流轉到品茗女子對麵坐著的寧墨,他們寧府的大少爺。

他俊朗的劍眉緊皺在一起,臉色是任誰都能看得出來的難看。

張管家歎了口氣,燕大小姐無才無貌,也難怪自家少爺這般抗拒,可奈何燕大小姐會投胎,有個好的家世背景,他們寧府需要這樣的家世背景。

不過,今日這般場合,少爺心裡最惦記的還是那位愛吃羊肉的主兒,倒也真是“一往情深”。

主座上的寧老爺眉心微蹙,看向寧墨的目光透著幾分不滿,等到張管家附在他耳邊說完廚房的事後,寧老爺眼裡更積了幾分火氣。

但他更快地看向在左首座上除了寧墨的另一位鬢角有些發白的男子,客氣有禮道。

“蕭大人遠道而來,不知舍下飯菜,可否還算合你胃口?”

“寧大人謙虛,蕭某在路上之時,便有聽聞寧大人府上的西湖醋魚堪稱杭州府一絕,今日有幸品嚐,實乃蕭某之幸。”

兩人又是一番客套寒暄,不過蕭大人說話之時,餘光卻多有注意燕家兄妹。

而這位蕭大人雖穿著樸素,但寧老爺或者說在場除了燕家兄妹的所有人,都隱隱對他顯露出尊敬。

寧老爺時任浙江佈政使,眼下已然是浙江最大的官,但寧老爺並不滿足於此,他的目的是躋身京師上流世家門閥。

左首座的蕭大人便是京師來的,表麵上例行巡察,實際上卻是在考察寧老爺的政績。

而大梁本就是世家當道,寧老爺不是世家出身,想要混個京官,躋身京師上流世家門閥,光靠政績冇用。

他需要一塊敲門磚。

他兒子寧墨同一等威武侯嫡女燕驚雙的婚事,便是他們寧家的敲門磚。

而今日,便是寧墨和燕驚雙的訂婚宴。

在場機敏之人,都能察覺這場訂婚宴背後的目的,再加上寧墨這般神情,這些人不由想起近日在坊間流傳的一些傳聞。

傳聞寧墨一直不喜燕驚雙,隻是被迫於家中壓力與禮儀教條,勉強同燕驚雙虛與委蛇。

傳聞寧墨早已心有所屬,心上人貌若天仙,才情了得,比之燕驚雙不知好了多少,隻是因其家世低微,一直不得入寧老爺的眼。

眾人看向燕驚雙的眼神不由多了幾分憐憫,但女眷這邊在憐憫過後,卻是藏著幾分譏諷。

幾個貴女湊在一桌,撥弄著近日新做的蔻丹指甲。

“今日可是燕大小姐的好日子,不知道她開不開心?”

“也不知能開心多久?”另一個黃衫貴女捏著一顆金絲蜜棗笑盈盈接過話。

因為有著寧墨未婚妻這一層身份,杭州府的貴女們可冇幾個待見燕驚雙的。

誰讓寧墨皮相好,家世好,還是“江南第一才子”,哪個少女不懷春。

可她們的心上人卻同一個無才無貌之人有著婚約,任誰都不服,但燕驚雙家世在杭州府是數一數二的,又有一身好功夫,這幾個貴女明麵上也不敢得罪燕驚雙。

眼下看寧墨神情,這幾個貴女知道傳聞多半有幾分真,雖一開始對寧墨有心上人又驚又氣,但想著燕驚雙纔是最慘的那個,這氣兒不由就成了幸災樂禍。

畢竟,燕驚雙對寧墨的愛意,誰都看得分明,可以說是矇蔽了雙眼。

愛到卑微,她們這群貴女便越發有些瞧不上,隻覺燕驚雙死皮賴臉恬不知恥般纏著寧墨。

所以,估摸著燕驚雙就算聽見了坊間的傳聞,也全無在意,一心一意相信著寧墨。

嗤,家世好又怎麼樣?

成為寧墨的未婚妻又怎麼樣?

還不是得不到寧墨的心。

這場訂婚宴,不過是寧家利用燕驚雙罷了。

能來這場宴席的貴女同寧府多少有些關係,所以知道些許內幕。

而她們隻用耐心看著燕驚雙慢慢變成一個醜角便好。

想到燕驚雙未來會獨守空房,終日抑鬱,這幾個平素被燕驚雙家世壓住的貴女眼裡不由泄出幾分痛快。

此時,在所有人眼裡,燕驚雙好似什麼都不知道,冇有察覺到周遭或奚落或同情的目光。

她專心地品著茶。

代替威武侯來的燕守壹難得將身子坐的板正,但冇過多會,便感覺有些不自在,軟了肩頭,拿了個橘子剝著吃。

等他再想坐直時,身旁的燕驚雙緩緩出聲。

“大哥,你還是自在些吧。”

燕守壹迅速坐直,聲音有些不著調。

“驚雙,今日可是你的大日子,做哥哥的,可不得好好表現些,雖你哥哥我平素是杭州府第一紈絝,但在正事上,還是拎得清的。”

說完,燕守壹嬉皮笑臉地往嘴裡塞了一瓣橘子。

可在俯身倒茶之時,他卻忽然湊近燕驚雙耳邊,臉上還是漫不經心的笑,但不著調的聲音卻突變正經,壓低了嗓子道。

“驚雙…訂婚一事,你要不要再想想?”

燕驚雙神色未變,手裡的茶麪,連個漣漪都冇盪出。

她垂眸看著茶杯裡的茶,比肩貢品的“雲霧茶”。

寧家的誠意看起來似乎做的很足。

燕驚雙道:“大哥,我知道的。”

燕守壹見燕驚雙還是如同往常一般油鹽不進,好似認定了寧墨一樣,一時心裡微有歎氣,想著若是寧墨真敢欺負燕驚雙,他非得好好收拾他一頓不可。

就在兩人說話之際,一雙做工精緻但布料不算上乘的繡花鞋從不起眼的二側門踏入設宴廳。

來人身形嬌小,冇有引起多少賓客的注意,可寧墨卻在那人進入設宴廳之時,整個眸光驟然亮起。

明初雪隔著好幾桌宴席,遠遠同寧墨打了個對視。

隻是在對視的一瞬,她宛若白兔般柔柔的眼忽而微愣,其後唇微抿,眼眶漸漸染上幾分紅意。

看得寧墨整個心都揪在了一起,恨不得現在就跑到明初雪身旁,將她揉進自己懷裡,好好疼著哄著。

“咳咳。”寧老爺的聲音拉回了寧墨的理智。

餘光再掃過去之時,寧墨的妹妹寧碧已然將明初雪快速拉走。

到底是自己的兒子,做父親的還是希望寧墨能幸福。

而且,男人三妻四妾也正常。

等到時機成熟之時,寧墨將明初雪納為妾也不為不可。

寧老爺醉心仕途,對後宅之事看得簡單,他可低估了明初雪在寧墨心裡的地位。

明初雪是他心尖的皎潔白雪,“妾”這個字眼對她都是玷汙。

他寧墨要同明初雪在一起,便是要八抬大轎明媒正娶,他要讓明初雪做他名正言順的夫人。

隻是眼下,時機未到。

這次的訂婚宴,於寧墨而言,隻是一場交易。

他同燕驚雙訂婚,寧父答應幫明初雪進入歸墟學宮。

思及明初雪對歸墟學宮的嚮往,即使是讓他同他並不喜歡的燕驚雙虛與委蛇,他亦心甘情願。

寧墨放在棕木矮桌下的手緩緩收緊,他華貴的藏青色錦袍被壓住了些許褶皺。

隻是在抬眸之時,他冷不丁同坐在他對麵的燕驚雙視線碰撞在一起。

燕驚雙心悅於他,他一直都知道。

寧墨看著燕驚雙平凡的容貌,被強迫的委屈不甘轉嫁出了些許遷怒。

且不說燕驚雙容貌不為他所喜,他喜風花雪月,可燕驚雙隻會舞刀弄劍。

她為何偏要死死纏上他。

就…就不能有些自知之明嗎?

念頭一起,被人盛讚有“君子之風”的他微愣,轉瞬壓下,君子不可腹誹旁人。

可寧墨眼下心亂如麻,他根本冇想過是他從未在燕驚雙跟前表露過拒絕的意思。

纔會讓重諾的燕驚雙因這一紙婚約認死理般跟在寧墨身後。

寧墨喝了口茶,快速壓下了自己的情緒,明初雪進歸墟學宮的事定然要成,他不能急。

待明初雪進了歸墟學宮後,他再同燕驚雙解除婚約便是。

於此,寧墨看向燕驚雙的目光多了幾分歉意。

屆時,他便同燕驚雙坦白一切。

燕驚雙既對他有心,定然也會明白他的艱難,以往不論他做什麼,燕驚雙都很理解他的。

況且,明初雪乃女中文曲星,如此才情若是入不得歸墟學宮,豈不是大為惋惜。

寧墨印象裡,燕驚雙惜才也明事理,即便他二人冇有做夫妻的緣分,想來燕驚雙也不忍見明初雪折了才華吧。

這般想著,寧墨心頭的負罪感稍輕,扯著嘴角衝著燕驚雙淡淡一笑,同他以往一次又一次因為明初雪而欺騙燕驚雙時露出的安撫笑容一模一樣。

燕驚雙在他跟前會文雅許多,常年冷漠的麵容也會難得露出清淺的笑。

可這一次,燕驚雙並冇有回笑。

她清幽的墨眸定定然落在寧墨身上,明明稱不上好看的眉眼,此刻卻忽然有些攝人心魄。

寧墨倒茶的動作一頓,心裡湧上幾分古怪。

可就在寧墨微愣之時,他對麵的燕驚雙卻緩緩起身。

獨特的紫衣勁裝,在她走到設宴廳中央時,很難不吸引周遭的目光。

寧老爺本是在同京師來的那位巡察官閒聊增進感情,餘光忽見燕驚雙步入廳中。

一時眉心微蹙,威武侯雖然貴為一等侯,但到底是武夫出身,一家人上上下下都冇個規矩。

今日這般鄭重的場合穿的不隆重便也罷了,眼下還未到宣佈之時,這燕驚雙便站了出來,會否顯得太急,平白落得讓旁人笑話。

寧老爺覺得有些丟臉,但礙於燕驚雙的家世,寧老爺也隻得堆起虛偽的笑臉。

“驚雙可是有什麼需要?”

“你同寧伯伯說,咱們兩家一會就要更為親近了,你不必靦腆。”

燕驚雙今日隻是簡單梳了一個髮髻,一頭烏黑墨發用一根白玉簪彆著。

大多數賓客隻能看到燕驚雙的背影。

不得不說,燕驚雙雖其貌不揚,但這身段卻是難得,無關男歡女愛,而是一種純粹欣賞。

就像一輪孤冷清寒的月,賽雪欺霜。

聽到寧老爺的話,身形筆直如青鬆的燕驚雙頓了頓,其後微微拱手,行了一個莊重的禮。

“既寧大人如此說,驚雙便冒犯了。”

下一刻,燕驚雙眼瞼微抬,一襲紫衣透著彆樣的峻冷,她淡著聲道。

“我要退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